betway必威体育|官网首页[app篮球世界杯]

热门关键词: betway必威体育,betway官网

诗书传家,诗书传家远

来源:http://www.pengxiaoLan.com 作者:近代史上 人气:112 发布时间:2019-11-03
摘要:书籍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,历代对图书的保护、整理、研究等活动,逐渐形成了独具一格的中华藏书文化。作为藏书主要载体的藏书楼,则是藏书文化的象征与标志。在浙江宁波月湖

书籍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,历代对图书的保护、整理、研究等活动,逐渐形成了独具一格的中华藏书文化。作为藏书主要载体的藏书楼,则是藏书文化的象征与标志。 在浙江宁波月湖之西,耸立着一座古老的藏书楼——天一阁。这座藏书楼建于明嘉靖四十年至四十五年,距今已有450多年的历史。它不仅是中国乃至亚洲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,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三座家族藏书楼之一。着名书法家沙孟海曾盛赞它:“建阁阅四百载,藏书数第一家。” 天一阁的创始人范钦,明代正德至万历年间人,一生酷爱书籍,及至退休回归故里,已搜集图书7万余卷。为了更好地保存书籍,更是为了在家族中营造“诗书传家”的氛围,范钦专门请人在住所附近建造一栋二层的木质结构小楼——天一阁,作为这批图书的保存之所。 范钦有两子,长子范大冲,字子受,号少明;次子范大潜,字子昭,号继明。次子范大潜先于范钦离世,长子范大冲在继承父亲一楼藏书后,随即立下“代不分书、书不出阁”的家训,以保证先人之书不至流散。 范大冲之后,范氏家族为守护图书,逐步形成了一套严密的藏书管理制度。清代学者阮元在《宁波范氏天一阁书目序》一文中记载了范氏家族关于天一阁的严格家规:“子孙无故开门入阁者,罚不与祭三次;私领亲友入阁及擅开书橱者,罚不与祭一年;擅将书借出者,罚不与祭三年,因而典鬻者,永摈逐不与祭。”清道光九年,范氏对定期检查天一阁的管理制度又做出进一步规定:“阁上门槛橱门锁钥封条,房长每月会同子姓稽考,并察视漏水、鼠伤等情,以便即行修补”“阁下每月设立巡视二人”等。故此,天一阁能绵延数百年而不绝,成为江南的文献重镇,与宁波城西范氏一族的精心守护密不可分。 清乾隆三十七年,清高宗弘历纂修《四库全书》,范钦八世孙范懋柱进呈天一阁藏书640种,近6000余卷。其中96种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377种列入存目。作为嘉奖,清政府回赠范氏家族一套毛边装的《古今图书集成》和《平定回部得胜图》《平定两金川战图》两部铜版画。 《四库全书》开馆的第二年,乾隆皇帝又下谕旨,赞扬范氏的藏书楼“自前明相传至今,并无损坏,其法甚精”,“今办《四库全书》,卷帙浩繁,欲仿其藏书之法,以垂久远”,命当时的杭州织造寅着亲往宁波,考察天一阁的书楼结构,并仿其形制修建了庋藏《四库全书》的文渊阁、文澜阁、文津阁等七阁,范氏家族由此名声大振,“为海内所引望”。 一楼藏书不仅为宁波城西范氏带来名望,更为其子孙营造了读书、爱书的家族氛围。及至清代,范氏家族人才辈出:从清初至雍正年间,范氏就出了10名进士;明清两代,被列为乡贤的范氏族人多达16位,成为冠冕甬上的书香世家。 近代,伴随着国家的变革,范氏族人对藏书楼的守护日渐力不从心,阁中图书曾多次被盗,天一阁也破败不堪。为了使藏书有更好的归宿,范氏家族权衡再三,毅然将天一阁转交社会管理。1933年,宁波成立了“重修天一阁委员会”,天一阁始为民国政府所接管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天一阁更是得到精心修葺,藏书量也不断增加,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。 “天章特奖藏书富,世泽长期子孙贤。”今天,谈起中华藏书文化,我们就会想起天一阁,就会想起为这栋藏书楼守护了十三代的宁波城西范氏家族。他们的坚守与坚毅,正是千万个读书尚礼的中华诗书世家的缩影。

图片 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
长烟落日

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

前天跟儿子聊起来,有朋友想送孩子出国上学,又害怕离开视线,失去监管,以致画虎不成,反类其犬,因此很是纠结。儿子问:

再拜陈三愿: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。岁岁长相见。——《长命女》冯延已

“你觉得送我出来结果怎么样?”

这是在南唐某次庆典宴席上,冯延巳写呈李璟的一首词。以夫妇喻君臣关系,表达美好的祝愿。言浅情深,含蓄淳朴。

“当然很好啊。” 我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
儿子接着说:“我仔细想过,我出来的效果比较好,得益于小时候对中国古代历史典籍的阅读,是古典文学和哲学支撑我出来后站稳脚跟,并有好的发展势头。所以,中国孩子,从小热爱并熟读古典文学和哲学,出来就完全没问题。反过来说,想送孩子出国上学的,要先在国内把中国古典文化学好。否则,风险很大。”
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——《赠刘十九》白居易

我认可儿子的说法。他自幼喜欢先秦诸子,我起初不以为意。他后来的成长,确实从中受益匪浅。以下是他在小学阶段写的几篇半文半白的东西,古典文化的影响从中可见一斑——

我已退隐于世,风烛残年。


寒冬腊月,风似刀割,剩余的力气也只能用来感叹岁月无常,命运造化。

其一《论刚柔》

谁知又有幸在风雪飘飞的傍晚邀得老有你。

吾之为人,以柔为先,柔能克刚,弱能胜强。柔可修身养性,刚则虽有利处,但过刚非柔可克也,正所谓: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

然吾之柔亦非甚柔,正所谓:士不可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应刚柔并济,柔中有刚,刚中带柔,方成大器。而吾之刚非表面之刚,乃心中之刚也;柔亦非表面之柔,乃心中之柔也。

车遥遥,马憧憧。君游东山东复东——《车遥遥篇》范成大

有此刚柔,应刚则刚,应柔则柔,刚柔并济,则成也。

不写人,不写风景,只写车马悠悠远去,写路途遥遥,写日光下马影摇曳晃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诚傅  丙戍八月廿二日晨时书

这一句仿佛很平常,甚至有些平淡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

其二 《论计谋》

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

“何为计谋?”人言:“计者,智慧也。”

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——《江雪》柳宗元

曾记有人问曰:“何为智慧?”吾答曰:“智可两分,`知`、`目`者也。”人又问曰:“何为`知`、`目`?”吾答曰:“知者,明也;目者,亲眼所见者也。”人复问曰:“此二者有关乎?”吾答曰:“知者为天,目者为地,天地合一,智者也。唯地无天,大愚者也;唯天无地,无为者也。唯天地合一,方为智者。”人闻言大悟,复追问曰:“智者如此,何为慧者?”吾无言,半晌答曰:“吾不明也。”人言:“君之大才,怎会不知?还愿赐教。”吾即答曰:“确之不明,汝之奈何?”人大失所望,逾时,人曰:“无明,无`知`也;无闻,无`目`也。知目皆无,为无智也。奈何,奈何……”吾大不曰,欲怒,其人又曰:“既`知`为天,`目`为地,知目为智也。如此,此智中之学,必存天地间,何不寻之?”吾闻言大惊,心中暗忖:此人悟性非凡,日后必有大为也。何不交之?思至此,吾笑问曰:“君之悟性非凡,今日见君,乃吾三生有幸。请问尊姓大名?”其人曰:“君言过矣!吾乃无名之辈,何谈`尊姓`?吾姓赵,名生盛,字伯明。敢问君之大名?”吾答曰:“小姓岳,名安冬,字毅安,号诚傅。”

诸位看官,还请用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成一句读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诚傅 丙戍年冬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


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

其三 《长烟落日》

这是我听过最美的思念了。

天之道,万物初生,为阴阳所制也。善阴者,柔制也。善阳者,刚制也。柔刚并济,可利敌阳动时以阴制也;利敌刚时以柔制。利敌阴动时以阳制也;利敌刚不济以刚克之。

钱武肃王目不知书,然其寄夫人书云: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”

长烟落日,上乘之法,刚柔并济,阴阳调和。其招用意不用力。攻击犹如长江大河,滔滔不断,久久不绝。

东坡演之为“陌上花三绝句”云:“陌上花开蝴蝶飞,江山犹是昔人非;遗民几度垂垂老,游女长歌缓缓归!”

其敌进,吾必退,以求保全;其敌退,吾必进,以求制敌。其招之道,在于巧战而不力敌也。招之甚刚,虽可力制于敌,但本体必虚;招之甚柔,虽可自保,但必受敌牵制。招之甚巧,伤敌不伤己,无虚不受制。阴阳结合制敌,乃上上策。

淡淡的两句话满是丈夫对妻子的思念,想催促回娘家的妻子早日归来却又小心翼翼。可缓缓归几字满是温柔缱绻。睹花思人不忘提醒妻子回来的路上可以欣赏阡陌上的花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诚傅  于丁亥二月十八日

对于我想你了几字最含蓄的表达莫过于此吧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六

历览前贤,唯诗书可以传家,亦说是“耕读传家”  。除此二者,没听说过还有别的可以传家。至于名利嘛,宜“知为止”,多了招致祸端。还是该静下心来,多读几页书吧。

寒夜读书忘却眠,锦衾香尽炉无烟。

美人含怒夺灯去,问郎知是几更天。

——《寒夜》袁枚

这两句诗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却写出了浪漫主义的情怀,足以让人脑补一万字才子佳人小说了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七

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——《车遥遥篇》范成大

这是我印象最深的描绘爱情最美的诗句,每次细细品味,都会沉醉于诗中美秒的意境,一个女子可以为了心爱之人,甘愿成为不起眼的星星,围绕在他身旁,烘托她心中那轮唯一耀眼的明月。愿有情人如星伴月,夜夜皎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八

红酥手,黄滕酒。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、错、错。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、莫、莫!——《钗头凤》陆游

陆游66岁之后隐居故乡,过着简朴、宁静的农村生活,但对年少时的情感总无法忘怀。

67岁重游沈园,陆游看到当年题写《钗头凤》的半面破壁,触景生情,感慨万千,又写诗感怀:禹迹寺南,有沈氏小园。四十年前,尝题小阕壁间。偶复一到,而园已三易主,读之怅然。

枫叶初丹槲叶黄,河阳愁鬓怯新霜。 林亭感旧空回首,泉路凭谁说断肠?

坏壁旧题尘漠漠,断云幽梦事茫茫, 年来妄念消除尽,回向蒲龛一炷香。

75岁,唐婉逝世四十年,陆游旧地重游,“每入城,必登寺眺望,不能胜情”,写下《沈园》二绝句:

“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飞绵,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。”

“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”

陆游晚年,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,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,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。

81岁,陆游做梦游沈园,及醒,感慨系之,在《梦游沈家园》中悲叹:

“路近城南已怕行,沈家园里更伤情。香穿客袖梅花在,绿蘸池桥春水生。”

“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。玉骨久成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”

82岁时陆游对唐琬仍是念念难忘,又写下:

城南亭榭锁闲坊,孤鹤归来只自伤,尘渍苔侵数行墨,尔来谁为拂颓墙?

84岁,陆游辞世前一年,不顾年迈体弱、再游沈园。作《春游》诗:

沈家园里花如锦,半是当年识放翁。也信美人终作土,不堪幽梦太匆匆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九

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——《遣悲怀》元稹

二十四岁的元稹娶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季女韦丛;三十岁时韦丛卒,元稹写下“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”的诗句。

“常开眼”就是睡不着,但“常开眼”还有更深的含义,却为千几百年来的文人所忽略;近世,有一高人扪得正解,这位高人就是陈寅恪先生,陈先生的《元白诗笺证稿》中说:“所谓‘常开眼’者,自比鳏鱼,即自誓终鳏之义。”何以“常开眼”就是自比鳏鱼呢?因为“鳏鱼眼长开”。“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”二句,可以理解为:我只有睁着双眼,整夜把你思念,来报答你生前曾经为我做出的牺牲和经历过的忧患苦难。是表示终身不娶,以报答亡妻生前恩义。

世间的真情想必藏在这十四个字中吧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
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 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  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——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苏轼

 

        苏东坡十九岁时,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。王弗年轻美貌,且侍亲甚孝,二人恩爱情深。可惜天命无常,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。这对东坡是绝大的打击,其心中的沉痛,精神上的痛苦,是不言而喻的。苏轼 在《亡妻王氏墓志铭》里说:“治平二年(1065)五月丁亥,赵郡苏轼之妻王氏(名弗),卒于京师。六月甲午,殡于京城之西。其明年六月壬午,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、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。”于平静语气下,寓绝大沉痛。公元1075年(熙宁八年),东坡来到密州,这一年正月二十日,他梦见爱妻王氏,便写下了这首“有声当彻天,有泪当彻泉 ”(陈师道 语)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。

        苏东坡对于王弗是痛彻心肺的悲情。“不思量,自难忘”朴素的让人动容。“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” 阴阳相隔,重逢只能期于梦中,也只有梦是没有时空限制的,可以超越一切的界限和有限。朴素真挚的深情,沉痛的生离死别,每读一次就更为其中的深情所感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一

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

——《临江仙 》晏几道

      人生有多少憾恨啊!美好的事物都只存在于“当时”了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二

从此无心爱良夜,任它明月下西楼

——《写情》李益

    天国的阶梯,消失在云间,你仰头瞻望思念的余光,只看见蓝天上白云轻轻流动,天上圣门已阖。在安静的甜黑的夜晚你想念他,思念若水滴,还没落泪,就干了。    从此,无心爱良夜,任他,明月下西楼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三

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

今夕复何夕,共此灯烛光

少壮能几时,鬓发各已苍

访旧半为鬼,惊呼热中肠

焉知二十载,重上君子堂

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

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

——《赠卫八处士》杜甫

      最早看到这首诗是小时候在《还珠格格》第三部看到的,当时就很动容。去年从山东回来的火车上,途经商丘,百感交集,在空间上发表了这首诗。“参与商”是天上永不相遇的两个星宿,人生聚散不定,故友相见格外亲。然而暂聚忽别,却又觉得世事渺茫,无限感慨。亦悲亦喜,悲喜交集;第五至八句,从生离说到死别,透露了干戈乱离、人命危浅的现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四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

——《梦微之》白居易

  元稹埋在黄泉之下,泥土侵蚀着他的身体,也许早已和泥化作尘土,乐天也只是顶着满头白发暂时居住在人间。所得惟元君,乃知定交难,一为同心友,三及芳岁阑。花下鞍马游,雪中杯酒欢。衡门相逢迎,不具带与冠。春风日高睡,秋月夜深看。不为同登科,不为同署官。所合在方寸,心源无异端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五

山水万重书断绝,念君怜我梦相闻。

我今因病魂颠倒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

——《酬乐天频梦微之》元稹

不知忆我因何事,昨夜三更梦见君。

逝去后才回领悟,原来得以频梦于你,不是清苦而是一种福份。

他们爱说,文人相轻,这哪里适用于元白。

本文由betway必威体育发布于近代史上,转载请注明出处:诗书传家,诗书传家远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